类似知乎的短篇小说app(贩卖小说的知乎)

管理员 2022-09-29 23:28:07 0
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从高**的内容社区到用户看爽文的好地方,不断**航向的知乎,能讲出跟美股市场上不一样的故事吗?采写 | 南都周刊记者 詹丹晴 实习生 覃超贤编辑 | 杨文瑾五分钟,一个跌宕起伏、曲折离奇、惊心动魄的故事,就从开头迅猛地奔向结尾。00后卉卉简直挖到了大宝藏,她爱上了在知乎读爽文,肾上腺素在短时间内**飙升。为了看一篇短篇小说的结局,卉卉特地开通了知乎盐选会员。对卉卉而言,上知乎,就是为了看小说。知乎则自己定位为一个问答社区,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知乎app开屏页面上的**语是“有问题,上知乎。”现在则换成了“有问题,就会有答案。”从高**的内容社区到用户看爽文的好地方,不断在**航向的知乎,赴港上市能讲出跟美股市场上不一样的故事吗?近日,知乎通过港交所聆讯,预计将在4月22日登陆港交所上市,但是此时距离它在美股上市首日股价破发,仅仅过去一年,港股投资者们会相信它吗?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登陆港股,知乎是否有新故事?时间回到2021年3月26日,知乎登陆纽交所上市,发行价报9.5美元,上市首日即遭遇破发,收盘报8.50美元,下跌10.53%。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与当时首次敲钟的知乎相比,现在的知乎,业务板块**更加丰富了。根据招股书,2021年,知乎实现营业收入29.59亿元,同比增长118.86%。作为一个在线内容社区,知乎赚钱的门道主要有:卖**、卖商业化解决方案、卖会员。2021年,知乎来自**的收入有11.61亿元,占比39.23%;来自内容商业化解决方案的收入有9.74亿元,占比32.92%。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知乎的收入结构(来源:招股书)商业化解决方案是知乎在2020年新挖掘出的增长点,第一年1.36亿元的体量完全不能和“**”相提并论,但是经过短短一年时间的**,这一业务收入就翻了超6倍。所谓商业化解决方案,按照知乎自己的说法,就是以内容为基础,协助商户和品牌以更直接、精准的**和目标消费者互动。简而言之,就是在知乎的内容中植入软文。艾媒咨询CEO**告诉记者,“**和商业解决方案本质上都是**,区别只在于是显性**,还是隐性**。知乎过去之所以被用户喜欢,主要是因为它的内容比较纯洁、原生态,但是一旦植入太多带有营销意味的内容,很容易造成用户反感。”尽管挖掘出新的增长点,知乎至今仍在为没有明晰的盈利**头疼。过去三年,知乎从未实现盈利,2019年、2020年其亏损为10.04亿元、5.18亿元,2021年进一步扩大到12.99亿元,除去股权激励费用,2019年-2021年经**亏损分别为8.25亿元、3.37亿元、7.50亿元。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从财报中可见,知乎的钱主要花在销售及营销,2021年,销售及营销费用达16.35亿元,同比上涨122.75%。无法盈利的知乎未能说服美股的投资人。在经历首日破发后,知乎的股价于2021年7月2日达到13.85美元的高点,之后又不停往下跌。截至2022年4月13日收盘,报2.15美元。对于知乎未来在港股上市后的表现,**不太乐观。他认为,知乎还没有走出商业**变现的怪圈,营收增长主要依靠买量,这种商业**很难**港股投资者认可。目前知乎的用户以85后、90后为主,知乎未来的成长性如何还要看00后、10后这个群体的态度。“目前来看,00后、10后对知乎的认知度不算太高。”电子商务研究中心**师陈礼腾则告诉记者,随着我国互联网以及资本**的成熟,以及美股市场的不确定性,中国资本市场成为众多互联网企业的选择。相比于在美股上市,类似知乎这类中概股互联网企业,业务场景基本都在国内,其业务逻辑或比较容易**港股投资者接受与认可。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知乎是如何变味的?在创办知乎之前,1980年出生在贵阳的周源曾当过程序员,也在《IT经理世界》**当过记者。在初次创业做meta(关键词标签)搜索项目失败后,2010年,周源有了建设互联网问答社区的念头。次年,知乎正式上线。当时在国内,“百度知道”已经做成了知识问答平台,而在美国,问答SNS网站Quora也刚刚推出测试版。不过,知乎的运行机制更像Quora,一开始都是采用邀请制,周源邀请了约200名互联网科技人士参与问答,其中包括李开复、王兴、马化腾、徐**、王小川等。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知乎创始人周源在早期的知乎上,提问者的一个疑问常常能**专业人士的专业解答,高**内容叠加精英、名人效应,让知乎在互联网行业小火了一把,也让知乎严肃、专业的品牌形象深入人心。上线仅仅2个月后,李开复的创新工场就给知乎投了天使轮**。紧接着,启明投资又给了知乎千万美元的A轮**。此后,赛富、腾讯、今日资本、快手、百度等也将一笔又一笔的**投向知乎,为知乎往上爬添砖加瓦。尽管知乎已经登陆纽交所,接下来还将登陆港交所,但是在很多早期用户心中,现在的知乎跟过去的知乎相去甚远。知乎为何会变?很重要的两点是,第一,知乎不再只做精英小圈子,第二,知乎想要并且需要“恰饭”。2013年,知乎向公众开放注册,不到一年时间,知乎的注册用户就从40万迅速攀升到400万。2021年,知乎的平均月活跃用户达9590万人。知乎的内容数量也伴随着用户增长水涨船高。根据招股书,截止至2021年,知乎上的累计内容创作者有5500万人,累计贡献了4.2亿问答,涵盖超过1000个垂直领域及180万个细分领域。但是,由于答题者素质、水平参差不齐,内容的增多也稀释了知乎最初**的精英氛围,知乎上的段子、八卦、情感解答越来越多。在知乎上拥有6万多粉丝的写手“夏某”感觉知乎越来越难用了,知乎经常给他推荐一些三无小号的回答。他告诉记者,虽然知乎一直强调自己是一个知识讨论社区,但有时那些看似很有“知识”的回答并没有什么营养价值。近几年来,知乎上不理性的声音也越来越多,低水平的回答到处泛滥,知乎**更加娱乐化了。在广州上班的阿海打开知乎的频次**比以前更少,她现在打开知乎,一般都是闲着无聊刷刷大家对热点新闻的评价,看看花边八卦、家长里短,偶尔想了解一些知识性、专业性的问题,却发现知乎的高**回答越来越少了。除了用户下沉导致内容注水外,知乎官方致力于****、商业内容解决方案,这也让用户不可避免地在寻求答案的过程中,刷到一条又一条的**。知乎在招股书中就承认,他们将推荐的商业内容设定为“下一个回答”,以便于相关用户浏览某个回答并点击阅览下一个回答时,展示有关内容。 00后小松原本把知乎视为能**好奇心和求知欲的地方,自2019年高考后,他就慢慢养成了看到优质内容后点赞和收藏的习惯。但是现在,小松经常在平台浏览到**推送或者软文。知乎推送内容层次不齐,常常依靠争议话题博取流量。小松告诉记者,“现在在知乎上几乎找不到什么感兴趣的内容分享了”。尽管用户抱怨不断,知乎并没有停下商业化的脚步:上线职业教育,推出内容卖货、内容带货,加码视频……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告诉记者,受到商业化影响,**越来越多,知乎的内容**确实有些下滑,也影响了用户粘性。“但是对于知乎而言,知乎并没有太多的选择。互联网最大的收入来源还是**。如果知乎想要**收入,就不得不强化**。知乎属于知识类社区,现有的场景下做电商购物也比较勉强。”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靠兜售“故事”吸引新会员“有问题,上知乎”这句slogan曾经一度占领了很多用户的心智,但是随着内容注水、**下降、**增多,许多用户有了疑问,不再上知乎。但是,与此同时,另一批新的、需求不同的用户开始**知乎。网友经常用“知乎,分享你刚编的故事”来调侃知乎,现在知乎也有意通过故事留下用户。为了看一篇小说的结局,00后卉卉特地开通了知乎盐选会员。卉卉打开知乎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看小说,她常常流连在各种复仇爽文中。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

知乎上的一些故事隐藏在问题之下,想要读完全文就得开通会员。

卉卉告诉记者,“对于不喜欢看长篇小说、等待小说更新的读者而言,知乎这种短篇小说简直是宝藏,像我这种没耐心的人就挺喜欢这种短篇。”“知乎体”小说通常被包装成真实故事,以第一人称叙述,多采用口语化表达,节奏较快,冲突密集,随时反转。卉卉直言,“看知乎的爽文太爽了。”阿海有段时间也很喜欢在知乎上看小说,但是很多知乎的小说要么收钱,要么一直蹲不到结局。因为太多小说要收费,阿海已经弃坑了。知乎的故事通常会隐藏在一些提问之下,如在“你们有没有什么甜甜的小故事?”“哪个真实发生案件让你印象深刻?”的问题之下,高赞回答的正是一篇篇短篇小说。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当用户被里面曲折离奇的故事吸引,并且浏览到最后,就会看到“最低0.3元/天开通会员,查看完整内容。”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原住民的不满通过兜售故事,知乎令更多用户开通了会员。2019年年底,知乎开始发力网文业务。现在在知乎会员商城里,可以看到大量的网络小说,盐选会员里还有专门的故事榜单。根据知乎的统计,2021年1月,奇闻、言情类题材故事专栏,占据知乎盐选专栏热度top100中的87%份额。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知乎盐选会员的故事榜单。在小红书上,有关“知乎”的讨论主要集中在“知乎 小说”上,不少用户自发推荐知乎里的各种小说。他们发帖求借、出租、共享知乎会员,目的就是看小说。知乎来自付费会员的收入稳定增长,由2019年的0.88亿元上涨至2021年的6.69亿元,这是知乎目前第三大收入支柱,贡献占比为22.61%。2021年,知乎每月订阅会员超507万人。但是专业内容的稀释叠加虚构故事的泛滥,进一步引发了知乎原住民的不满。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网友吐槽知乎。去年年底,知乎大V王汉洋的一篇文章《我是爱知乎的,但我们不能**一切都没有发生》在网上引起讨论。王汉洋认为:知乎的老用户,愿意用“氛围”变了来形容知乎……知乎从以个人答主专业向回答为核心的内容调性,似乎变成以团队回答、付费故事、情感炒作和视频为导向的内容取向。王汉洋感到遗憾,知乎似乎正在抛弃自己的核心优势——作为中文互联网公域讨论的核心地带。“知乎需要更加严肃地面对它究竟想打造什么样的社区这个问题。”知乎是王斌过去7年除社交软件外使用最**的软件,作为国内TOP2院校的博士,他经常在知乎上回答一些有关物理、科技类相关问题,积累了30多万个粉丝。但是王斌感到,许多硬核的知识输出内容没有**平台相应流量的支持,但是部分用户却能通过低俗内容引流。他向记者指出,“平台的社区**渐渐恶化,原创大V生存**艰难的同时,用户粘性也在不断下降。”王斌认为,从****来看,一个知识平台**扁平化和碎片化,内容的深度被消解,有悖于知乎“做问答”的核心价值。(应受访者要求,卉卉、阿海、小松、王斌为化名)END贩卖“小说”的知乎,能在港股市场续命吗?

相关资讯

热门资讯
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