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有类似知乎的平台吗(36氪专访印象笔记CEO唐毅首次推出To B团队协作APP)

管理员 2022-09-29 23:28:07 0

文 | 王艺瑾

8月,印象笔记乔迁新居。在北京中海大厦的新办公室里,沿着椭圆过道走一圈,就能看到每一个房间门上贴着的“笔、墨、纸、砚”中英文代号。

比如,紫毫和玉管,乌金、玄香和松烟,竹简、锦帛和素尺,白石、澄泥和端砚;再比如,Pen(钢笔)、Pencil(铅笔)、Paint(颜料)、Papyrus(纸莎草)、Parchment(羊皮纸)和Paper(纸)。

从硅谷明星**Evernote脱胎而来,印象笔记的Logo里仍然**了翠绿色的背景和深灰色的大象图标。这样的色调也遍布其室内装潢的各个角落,搭配“笔墨纸砚”的房间命名,让人想起中国唐代的青绿山水。而林立其中的小型会议室均配以玻璃幕墙,代表了硅谷基因的透明沟通和开放。

对任何**中国市场的外企来说,“**本性”和“入乡随俗”是不断要权衡**的天平两端。稍不留神,就容易军心大乱,少则错失市场,多则撤出中国。

2012年**中国的Evernote,也遭遇过这样的水土不服和举步维艰。当时,Evernote在中国推出的产品与全球其他地区别无二致,在中国市场基本没有任何创新研发,不支持微信注册和微信支付,也不支持手机号注册……很大程度上损害了中国用户的使用体验。

直到2018点6月,印象笔记正式独立,转让**Evernote的全部源代码和其他知识产权,在中国注册了商标,重组成为一家由Evernote、红杉宽带跨境数字产业基金和中国管理团队三方均衡持股的合资**,并引入中方资本红杉宽带数字基金的数亿元**币投资。

从此,印象笔记开始放开手脚、加速奔跑,像中国本土的其他创业**一样。

“我们当时对Evernote产品有好多憧憬,但也有好多遗憾。分拆的那一刻,终于把我们的遗憾给解决了。”印象笔记董事长兼CEO唐毅对36氪说,“我们现在这个架构,国内其他外企有模仿,但没有模仿成。要么是因为管理团队决策权有限、股权有限,要么是因为知识产权是授权的,而不是转让的。”

对唐毅来说,这次独立让印象笔记**“新生”,不仅让它成为外企改制、外企入华3.0的一个典型样本,也让他们能更好践行做用户“第二大脑”的核心愿景,也更有希望“成为3亿人的首屏应用”。

目前,印象笔记的定位是:一个以笔记为基础,涵盖个人、企业团队、内容平台、智能硬件的综合性知识管理服务平台。产品线包括:管理个人信息的“印象笔记”、提高企业团队协作效率的“印象团队” APP、提供高价值信息的内容平台“印象识堂”。此外,印象笔记正在推出一系列智能硬件和小程序。

其中,“印象团队” APP在本月刚刚上线,可以为团队提供“完整生命周期的团队信息云端管理”、“根据场景和流程灵活可定制的协作体验”、“完善的安全及权限管理”等服务。同时,印象笔记今年还推出“速读摘要”和“超级笔记”编辑器,会陆续应用于全线产品中。

36氪专访 | 印象笔记CEO唐毅:首次推出To B团队协作APP,**两年后国内上市

“印象团队”APP界面(图源:印象笔记)

唐毅透露,独立两年来,他们在80%依靠用户订阅付费、没有任何第三方**的情况下,实现了连续两年收入翻番。现在累计有 1 亿多用户和4000多万注册用户。作为对照,Evernote在全球有2亿多注册用户。

目前,印象笔记已接近完成数亿**币级别的B轮**,目标2年后在国内创业板或科创板上市。

在这一系列决心和行动背后,我们不禁要问:

印象笔记做“印象团队”APP是不是跟着To B的风口凑热闹?要怎样与巨头竞争?连续推出智能硬件的用意何在?怎样划定自己作为工具/内容/平台/社区的核心和边界?这次B轮**的目的和估值如何?怎样处理数据安全和隐私问题?其他外企是否可以复制借鉴印象笔记的独立**和企业架构?印象笔记是否会做海外市场?是否会与Evernote在海外相遇对峙?

近日,在36氪独家专访中,印象笔记董事长兼CEO唐毅回答了这些问题。以下是专访的主要内容:

谈“印象团队”APP

36氪:今年的**疫情让远程办公、团队协作成为风口,让这个赛道的很多**吃到了红利。但“印象团队”APP是今年4月才开始内测、8月正式上线,会觉得有点晚了吗?

唐毅:不觉得晚。首先,我们没有推出“印象团队”APP的时候,国内好多**币和美元基金就已经在用印象笔记的企业版;其次,深入观察痛点后,做不一样的企业协作产品,不会晚,但做同质化的产品,就永远晚。

印象笔记永远不会做印象文档、印象会议,因为现在已经有那么多会议和文档了,包括腾讯文档、飞书、Office365、WPS等等,都是大同小异的东西。会议软件也是。

印象笔记的产品应该符合四个**:国际化的、美的、让用户和自己都满意和骄傲的,同时,我们有所为、有所不为。我们肯定会更好地支持视频和音频,更好地让你们和别人进行交流和对话,更智能地支持多模态处理。

比如今年7月,我们刚发布了模块化的智能编辑器“超级笔记”,已经整合进“印象团队”APP里。“超级笔记”的最小粒度变成模块,支持文本、图片、表格、链接、视频、音频、代码块、日历等。在使用交互上,模块有高度灵活性的可拖拽功能,让笔记可以自由组合、任意排列。

36氪专访 | 印象笔记CEO唐毅:首次推出To B团队协作APP,**两年后国内上市

“超级笔记”编辑器的应用界面(图源:印象笔记)

36氪:Evernote在2015年就推出面向企业和团队的印象笔记企业版。现在这个“印象团队”APP比原来的企业版多提供什么价值?

唐毅:多了我们在2018年独立之后的所有功能。我们从Evernote独立出来的时候,是完整地把源代码接下来,转让了IP。之后,不管是知识产权**,还是中美关系,都不会影响到我们。

印象笔记目前的员工只有Evernote的1/3左右,但我们上线的速度是它的好几倍。2018年,我们接下来的时候不到2000万行代码,现在代码数量**了一倍,做了接近1000次产品迭代。我们在2018年之后上线的所有新功能,Evernote到现在为止应该都还没上。

所以说,现在的APP跟2015年Evernote上线的企业版,没有什么可比性。

我们不觉得Evernote在很多方向上是非常准确地践行了创始人Stepan Pachikov最初的“给人类提供第二大脑”的愿景。我们觉得,它曾经一度有一点点偏离轨道。但我们现在终于有机会在中国市场上做一款真正符合大的趋势,符合我们的产品观、设计观和技术观的产品。

36氪:过去一年多,国内大小企业都在进军ToB,你们是不是跟风凑热闹?

唐毅:真不是,我们一直就想分拆APP,想了很多年。印象笔记企业版的好多功能都不全,对中国企业的支持更不全,比如,不能用手机号注册、管理员管理权限都没有,管理员想把某个成员移出群也不行,要再建一个群。

我们不是单纯为了进军ToB,而是坚持我们的核心愿景:为个人、团队和企业提供 “第二大脑”。“第二大脑”是非常丰富的,外延一点也不小,包括记录、思考、分享、协作、交流。

36氪:你们说“印象团队”APP会永久免费。为什么打算免费?你不指望它直接给你挣钱,而是让它在产品链条里,让整个生态更有价值?

唐毅:有记者问“五条人”为什么去参加《乐队的夏天》,他们回答说:“为了名和利,也为了更多人能听到我们的歌。”同样,我们做印象团队,是为了让更多人用我们的产品,也为了业务收入 。

根据QuestMobile《2019付费市场半年报告》,国内在线视频用户中,付费用户占比18.8%。我们的用户付费比例在顶峰时比这个数字还要高一点,而在线视频是基于版权的平台。如果看全球的工具类厂商,我们这个比例,也是非常高的。

我们独立之后到现在,连续两年收入翻倍,今年上半年的增速又是翻倍,80%-85%的收入都来源于个人和团队付费。我们完全没上一条第三方**。

“印象团队”APP的付费**,比较像Zoom,不会限制企业付费的时间点。企业可以每个月随时付费,自由灵活。而其他很多SaaS企业的销售**非常接近**软件,客户只能按年签合同,第二年续约。

谈收入和IPO

36氪:80%-85%收入都是个人和企业订阅,剩下15%的收入是来源于智能硬件吗?

唐毅:我们迄今推出了两款智能硬件,印象笔卖了差不多10万个,还有扫译笔。我们接下来还有三款硬件,其中两款是基于**的,可以把**转化成电子版的文字。

印象笔记“第二大脑”的愿景里,大脑要看、要听、要写、要交互,一定要扩大到物理世界。凡是跟这些有关的我们都会做。我们做智能硬件,不是要赚多少钱的问题,而是想给用户提供一个完整体验。所以我们推广智能硬件就一环一环慢慢推,价格很亲民,是类似产品的一半甚至四分之一。

我们希望印象笔记有两个属性,第一,希望它能够出现在你所有的设备上面,成为你的“首屏应用”;第二,希望它成为“准国民应用”甚至“国民应用”;第三,希望它能够智能的真正帮助到用户,帮你记录、帮你识别、帮你收藏、帮你想起、帮你分享,能够打通软件和硬件。

但我们并不是要“进军”智能硬件。我们做智能硬件,是想让“第二大脑”的体验更完整。现在它占我们收入的10%-15%,我觉得蛮好。

36氪:未来的收入结构会有改变吗?

唐毅:在软件方面,我们会坚持订阅制,按月或按年付费,现在更多用户是按年付费,这类付费的毛利率很高,整体可预测性极高,黏度也很高。在一级和二级市场,对于有非常稳定、可预测、黏度高的订阅收入的**,估值还是非常健康的。当然,因为我们要给用户提供一个完整体验,所以智能硬件所带来的人机交互也是很重要的部分,是对软件的非常好的补充。

36氪:什么时候打算上市?

唐毅:我们现在这次B轮**是为IPO进行**,已经**close阶段。我们在做的是引入重要合作伙伴,我们管理层要增持,要做未来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,因为中国的上市要求提前两年变更实控人。完成这一轮,希望两年之后,我们能够有足够亮眼的业绩,让发审委觉得我们还行。

36氪:这次**规模大概是?估值是?

唐毅:数亿**币级别。我们**更多是为了做股权**,而不是资金需求。

36氪:IPO更多是你们自己的意愿,还是股东的意愿?

唐毅:在国内市场IPO是非常好的**和继续支持企业**的**。我们是真的把IPO看成是一个更加有效的、对企业有利的、高估值的****,同时,还能让我们**上市企业行列。上市企业有几个共同特点:第一,知名度更高;第二,对企业治理的要求和规则更严格,企业披露更清晰,这对企业是好事儿。

被誉为“重生”的独立

36氪:2017年底签约要独立的时候,是因为跨国**面对快速迭代的中国市场,没办法进行有效决策吗?

唐毅:我当时做中国区CEO,什么都推不了,当时我非常想推一个“微信注册和登陆”,或者“能不能用微信付个钱”,或者“至少可以用手机号验证登陆”,但是**的产品和研发团队都在美国,没资源支持我们实现。

36氪:产品推不了,是因为跨国信息传递效率太低?还是美国总部不能理解做这些功能的意义?

唐毅:首先,他们会根据区域市场大小,排优先级,越独特的市场需求就越被排到后面。比如,当你考量C端用户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前,**频使用的APP在全球各个地区有多大相似度时,日本和欧洲用户的常用APP可能很类似,但微信只在中国市场**频,很特殊,要为此单独**一个微信注册和支付功能,有没有必要?他们就会犹豫。

所以,我们最后就希望中国区团队是完整配套的,有人员,有技术,有管理能力,有市场,那你也别管我,我也别管你。最终,我们独立,成为Evernote资产负债表里投资的企业,不再是它收入的一部分。

36氪:中国市场的这种独特性,是不是意味着,任何一个跨国**都会遭遇类似**?

唐毅:我觉得是,但不同**的状态不一样。“超有钱”和“超没钱”的**都不会把中国区独立出来。当然,退出中国的除外。

选择继续留在中国的企业或者**中国市场的企业,确实有的是全球**非常好的企业。他们有的可能觉得中国市场太重要了,不想找合作者,或者担心找合作者有风险。说实话,找投资人,找合作者,找管理团队进行MBO(管理者收购),进行分拆,本身也是一个冒险的举动。而对于全球**很差的一些企业,也不可能分拆。

只有像我们这样,在全球**还行,但在中国市场缺乏更快的速度。这时候,找对了投资人和团队,火候到了,就可以做成。

印象笔记能独立,还有一个特殊点在于,我们是服务中国用户在中国的**和场景下的中文知识内容和信息。所以,有跨国业务和交易的**,就不太好分拆独立,尤其是疫情之后。

谈定位和战略

36氪:你们怎么看待自己的工具、内容、平台和社交属性?是否打算把用户放在平台上的一部分内容,开放出来,分享给所有用户,向知识社区转型,类似知乎?但知乎也有自己的困扰,最近两年做了很多“创作激励计划”,因为缺乏有稳定产出的优秀创作者。

唐毅:在硅谷的语境里,很少有人谈“工具”。那词我都不知道怎么翻译,可能会翻译成“service”,SaaS就是“Software as a Service”。硅谷没有人把SaaS等同于To B,任何一个APP只要云端有东西就是个SaaS,它可以服务C端也可以服务B端。

我们是关于工具的内容和关于内容的工具。有些工具是纯工具,比如磁盘整理器、Wi-Fi加速器。但我们不是纯工具,我们平台里现在有数十亿条笔记,可能是国内最大的非结构化数据平台之一,而且都是高价值的内容。

如果我们推出一个频道,叫“沈南鹏的投资笔记”。有没有人看?那肯定有非常多的人。我们现在这个平台的建设是非常佛系的,或者说“没有执念”,用户愿意分享就分享,而且大多是应用知识类的。

为什么我们想做成“准国民应用”,甚至“国民应用”?因为每个人都有信息处理、留存分享的需求。举个例子,有投资人问我,大妈早上起来买菜,头天晚上会写个菜单。她是不是我的用户?我的回答是:如果大妈买完菜之后随手扔了单子,那她不是我的用户,但如果她的这份菜单,每周都要重复一次,那就是我的用户。

所谓精英阶层和“大V”的知识,也不一定都是真知识。知识可能是多模态的知识,不是非得交付一篇什么文章、讲一个什么课,它可以是一篇旅游攻略。在非常多元化的社会里,肯定不是少数人给你交付知识。我们希望抓取到来自民间的大量原创性知识,而且,希望它不仅是学习型的,更是实用型的。

所以,我们做了一个内容平台“印象识堂”,已经把“超级笔记”对接进去了。用户贡献的每个知识条不仅能读,还能用。你下载下来就是你的“超级笔记”。“超级笔记”是模块引擎的,有图片、视频、音频、表格。如果你想去巴厘岛,你在“印象识堂”看到别人分享的攻略,就可以直接通过这个笔记,通过链接,导入到外部APP,订酒店,订机票,订门票等等。

36氪:2011年,Evernote发布了3款独立APP:琐事记录应用Evernote Peek、饮食记录应用Evernote Food、人脉管理应用Evernote Hello。但后来证明,这些应用稀释了Evernote的核心价值,被认为是“不相关的多元化”。你们怎么看待印象笔记的核心价值?独立2年以来,推出新产品的时候,你怎么思考自己的核心和边界?

唐毅:Evernote那个时代,Phil Libin没有那么强大的决策权,董事会上有这样那样的说法。但印象笔记现在有自己的决策权。我们对这个事情的判断是,你不用说To B一定比To C好,或者反过来,也不用说单个APP好,还是多个APP好,没有那么绝对的。

我个人认为,Evernote那时候的“多个APP”的策略有点问题,我明明用印象笔记可以做的事,为什么一定要用一个专门的记食谱的笔记?每一个APP都要去下载,都要去注册,要去活跃,这样的话,用户体验很不好。

在中国现在的互联网**里,用小程序,用完即走,是非常有意义的。我们**的小程序、H5等的产品都很轻量化,不需要注册。

36氪:有评论称,团队协作应用一直是Evernote的一个盲点,因为直到2014年10月,Evernote才发布WorkChat,直到2018年2月才推出Evernote Spaces。但那时,Slack、Google Drive和G Suite等团队协作产品已经占据很大市场份额。刚才您提到,Evernote从一开始就强调“超越个人”的知识分享。这种愿景和实践之间的矛盾,怎么理解?

唐毅:我们还回到Evernote最初的创始人和后续这几个CEO,他们各有各的基因。Phil Libin是非常优秀的C端场景大师,最初的创始人Stepan Pachikov是一个很平衡的状态,因为他提出的“第二大脑”就是不能光自己记,得想起来,大脑的逻辑也不能只自己记录,也要和别人**和协作,人也是社会属性的人。

SaaS在美国压根不仅限于To B的,因为美国人不觉得“Software as a Service”(软件即服务)只能给To B。只不过,美国的B端坑要少很多。美国企业的付费意愿在那儿摆着,一个企业通常要付费订阅二三十个SaaS垂直软件,小到呼叫中心软件、HR的发薪软件等等。

说到国内,To B的市场和国外有巨大的区别,使用超过10个SaaS的企业并不多,付费的可能性就更小,中国企业的平均寿命也比美国短。

36氪:硅谷的科技巨头一直为数据隐私和安全问题头疼。你们如何处理这个问题?

唐毅:我们在隐私上特别**。我们现在有的只是公开数据,比如的文章,用户存进来,我们可以把这几万字、几千字的文章自动提取出来几百字的摘要和标签,帮他生成一个“速读摘要”,但用户现在还不能给自己记录的笔记生成“速读摘要”。我们的人工智能还没有碰用户笔记那条线。我们会非常**用户在什么场景下、以什么样明确的表示说 AI 能给他增值。

36氪:Evernote曾经最主要的增长来自 iOS App Store,但苹果最近6年来**对自家的备忘录APP进行了迭代,新增功能,完全免费。同时,中国互联网巨头旗下都有一些做文档和知识管理工具的**,比如石墨、幕布、钉钉、有道云协作lite、腾讯文档。怎样与他们竞争?

唐毅:我们的差异化现在已经体现出来了。我们已经完成了一些很难复制的积累。我们不是特别看重谁家做了一个笔记,因为做一个可以多设备、多平台同步的笔记,不是那么难。

印象笔记最开始在中国的用户群是以25岁男性为主,高收入。现在来看,用户群最低年龄已经到十六七岁,女性占45%。里面的工作标签、生活标签、处理信息的标签各占三分之一。生活标签包括育儿、健身等等。所以,印象笔记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可以这么说,印象笔记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我们自己。不管是从品牌还是从生态,还是从一系列核心技术的研发能力、最新技术的获取速度、数据安全、数据隐私、使用体验和可靠性来说,我们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Evernote从2008年在硅谷成立以来,积累了10年的技术和品牌。2018年,我们独立并继承了这些积累。

不管在云端还是在本地,文档最核心的是三个编辑器:Word、Excel和PowerPoint。我们认为该是时候有下一代的可编程、灵活嵌套和拖曳、模块化的智能编辑器了,而且我们已经推出来了。我们会**迭代这个编辑器,甚至有可能把它做成一个独立的APP或者独立的平台来提供服务。

36氪:你们现在只做中国市场吗?如果出海,有可能与Evernote相遇吗?

唐毅:我们和Evernote切得特别清晰。我们现在只在中国大陆、香港、**和澳门地区运营。我们自研的独特产品是可以出海的,比如“超级笔记”编辑器、智能硬件、纯To B产品、纯新形态。但我们目前还没有选择出海。我们目前是一亿多人的应用,下一步要成为三亿人,再下一步要成为“准国民性”的应用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是36氪记者王艺瑾,业务交流可添加微信catherineyijin,请备注**+姓名+职务+来意。

相关资讯

热门资讯

热门话题